• <td id="42cq8"><table id="42cq8"></table></td>
    <td id="42cq8"></td>
  • 新時代文學創作要有所“發明”

    2021年05月19日 10:29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并非簡單“搬用”,而是有所“發明”——新時代文學創作如何面對文學傳統

      在“時代與文學”的命題下,將目光從傳統的“純文學”延伸至更大范圍內虛構的想象性寫作,可以看到,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學敘事,正在與當下的中國生活、中國經驗發生著更為密切的關聯——新的時代,敦促廣義的文學敘事發生新的變化,同時又對文學敘事提出新的要求與新的課題。其中,如何同世界,同中國當代歷史中一些至關重要的因素重新建立起完整的聯系,成為這些要求與課題的關鍵所在。

      當前,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以脫貧攻堅、全面小康的時代旋律為背景,越來越多有關新時代鄉村巨變的文學敘事正在走進人們的視野,引起廣泛討論。

      之前頗受關注的電視劇作品《山海情》是時常被提起的例證。吊莊移民,對口幫扶,從黃土高原的漫天黃沙和戈壁的荒涼貧瘠中捧出生命之花,《山海情》借由寧夏扶貧攻堅的艱辛歷程和偉大成就,再現了中國當代社會歷史變遷、滄海桑田的壯闊畫卷。這部作品在編劇、布景、拍攝、表演、風格等方面可圈可點,稱得上是現象級作品。但若從文學敘事的角度考察,“山海情現象”又并非全然橫空出世,而早已有跡可循。

      橫向比較,在《山海情》推出甚至拍攝之前,傳統文學領域已有不少相關題材的作品引發熱議。其中,《經山!贰多l村國是》《海邊春秋》《高腔》《包·哈斯三回科右中旗》《北京到馬邊有多遠》等都稱得上是具有新時代情境氣象、精神氣韻的鄉村現實題材力作,不少已經或正在改編為影視劇作品。這些作品里,普通老百姓,基層干部,支教教師,鄉村創業者,外出務工者,對口支援的專家、技術人員、投資者等一個個具體鮮活的個人,組成最廣大的“人民”,由他們譜寫的脫貧史、創業史,同時也是黨領導人民矢志不渝追求美好生活的奮斗史。向前回溯或可發現,在這類具有家國視野、史詩志向的敘事中,還蘊藏著一條更為深遠厚重的文學性脈絡——它們賡續了現代以來革命文學傳統和社會主義文學傳統,并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實踐著新的再發現與再創造。

      好作品無一不是平民視角、地方經驗、家國格局、世界視野的集成者

      較之于在今天相當一部分文學性敘事中仍在推演的、20世紀80年代強調從內部打開人的文化邏輯,另外一個更加久遠、強大的文學傳統正在召喚越來越多的創作者。這就是現代以來,與整個中華民族歷史命運休戚相關,強調人與他人、與社會、與時代、與歷史進行完整性關聯的革命文學傳統和社會主義文學傳統。

      回顧文學史可以發現,20世紀20年代進步作家對文藝青年中存在“不問社會的個人主義”的傾向提出批評,倡導“須多做能表現民族偉大精神的作品”“須多做描寫社會實際生活的作品”;救亡時期文藝工作者對昂揚的民族心理和時代氣氛保持空前一致的熱誠渲染,文藝創作活動在實際意義與廣大民眾充分結合;20世紀40年代在“新的苦悶和抑郁”中,作家們對民族命運深懷憂慮,呼喚民族精神的覺醒;后來的《暴風驟雨》《山鄉巨變》《創業史》《平凡的世界》等一系列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文學經典作品,在村莊敘事、家國想象、新人塑造等方向上具有開創性?梢哉f,每個階段的文學敘事,其歷史潮流和創作宗旨固有不同,但總是把個體與時代、社會、家國緊密關聯的整體性邏輯作為背景,在與社會結構及其內在動力進行廣泛、深刻的交流互動的基礎之上,進一步彰顯其美學風貌,確證自身的意義與價值。

      這種完整性、統合性的特征,在新時代文學創作中同樣體現得十分明顯!督浬胶!贰逗_叴呵铩贰杜摹贰杜脟返日蔑@時代氣息的文學作品,無一不是平民視角、地方經驗、家國格局、世界視野的集成者。借助上層建筑變革與生產生活方式革新、觀念視野拓展與敘事空間擴大等對應關系,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源于革命文學傳統和社會主義文學傳統的完整性邏輯,在新的歷史條件和審美范式下進一步延伸。

      值得強調的是,這些作品當然不是對既定的文學傳統進行簡單的“搬用”,而是在政治格局、風俗樣貌、人物性格等方面均有所變化,甚至有所“發明”。鄉村振興、基礎設施改善、外出務工、下基層幫扶、城鄉一體,法治、教育、醫療、貿易、新媒體等一系列時代要素的加入,其意義不僅在于拓寬鄉村敘事的形象場域,更在于從格局和邏輯上對當代文學價值進行再度挖掘。

      通過這些作品,我們獲得了難能可貴的親歷機會——在土地、食物、氣候等最原始的景象和細節中,“一個困難如何接著一個困難,一個事情如何接著一個事情”。眼前的一切動機都源于生計,所有話語都是說話者為了自己而說,每個人奔向美好新生活的努力,都建立在碗里的稀稠、眼下的舍棄與遙遠的獲得之間磨合陣痛的艱苦跋涉之上,并最終迎來了前方的曙光。

      這些作品集中塑造了一群矢志不渝“改造世界的人”,如《山海情》中的馬德福,《經山!分械膮切≥,《海邊春秋》中的劉書雷,《暖夏》中的張少山等,他們從某種意義上可以看作是柳青《創業史》中梁生寶在新時代再度出場。在這些人物身上同時具備著經驗性和理論性,他們既是置身于生活世界又是連接著理想世界的人,也是正在形成的和努力趨近于完整的全面發展的人。

      賡續文學傳統并將其再度轉化,豐富立體、持續深刻地表現時代新的發展軌跡

      只要文學創作不被簡單地視為個人的獨創行為,而是一種社會歷史意義的實踐方式,它就必然承擔著塑造想象共同體的使命。

      眼下,我們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改革開放四十多年,新中國成立70多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五千年文明史的價值在新的世界格局和變局中被重新認知。在這樣一個重大歷史關口,如何建立起一個歷史的、意義的、情感的共同體,顯得尤為迫切和必要。這些文學作品,正如它們自身所描繪的脫貧攻堅的偉大事業那樣,涓滴成流,聚沙成塔,為這一課題的推進和發展打開了新思路。

      凝結在這些文學性敘事中的再發現與再創造,不是簡單、機械性的復現,而是生動再現了在新的歷史與現實條件下,中國文藝敘事經驗和視野格局增容擴容的復雜過程。它們面向的不再是一人、一時、一事,而是深具時代特征和代表性的生活景觀、情緒共鳴與文化心理。一方面從人的基本生計和對幸福生活的不懈追求出發,通過扎實、穩重的細節,折射整個時代的巨大變革;另一方面賡續文學傳統并將其再度轉化,從百姓生活、生態環境、文化構建、國家治理等多個層面,豐富立體、持續深刻地表現新時代鄉村乃至整個中國社會的歷史性巨變,表現時代新的發展軌跡,進而獲得意義,完成體認,最終實現對共同體的召喚。

      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些作品面對和處理的問題,是每一個中國故事的講述者都需要面對的問題,其中所積累的創作經驗,其探索和嘗試的成功之處,也是整個時代文學創作正在努力和實踐的重要方向。

     。ㄗ髡撸郝 夢,系中國作協創作研究部副研究員)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江濤 )

    新時代文學創作要有所“發明”

    2021-05-19 10:29 來源:光明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