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42cq8"><table id="42cq8"></table></td>
    <td id="42cq8"></td>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資金鏈斷裂!社區電商獨角獸貝店拖欠1.6億元貨款,百余商家上門維權

    2021年08月27日 14:38   來源:中國企業家   程璐,李薇,鄧攀

      曾受到IDG資本、今日資本寵愛的貝店,到底發生了什么?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沈夢決定放下手上一切事情,從廣州趕到杭州催要貨款。此時,位于杭州東谷創業園的貝貝集團總部,已經聚集了上百位與她一樣被拖欠貨款的商家。

      沈夢經營著一個美妝品牌,是貝店的入駐商家。今年8月,貝貝集團旗下社交電商品牌“貝店”被曝拖欠百余家商戶賬款數月,沈夢意識到,自己公司的160萬貨款可能也要打水漂,于是她趕緊趕往杭州。

      事實上,從今年7月下旬開始,貝貝集團總部就陸續來了一些維權商家,幾乎每天都有人在樓下焦急地等待,希望能討回被拖欠的貨款和保證金。8月9日,上百名商家在貝貝集團門前拉起維權橫幅,維權照片傳遍了社交平臺,更多被欠款的商家、供應商從全國各地趕來。

      商家維權群里自發建立了一份共享文檔,實名登記各商家的欠款情況!吨袊髽I家》查閱這份共享文檔了解到,截至8月22日,實名登記的被貝店拖欠貨款賬單的商家有上千家,保證金加貨款總額超過1.6億元。

      8月13日,貝貝集團創始人張良倫終于首次現身。他向商家代表承認,疫情導致公司業績下滑,資金鏈斷裂問題確實存在,公司已經資不抵債,正在努力與股東溝通,并尋找新的投資方,但由于股東方面牽扯面較廣,目前沒有就資金問題達成共識。對于商家關心的何時能償還貨款問題,張良倫沒有給出具體方案和時間表。

      《中國企業家》也就相關事宜聯系并詢問張良倫,但截至發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復。

      昔日電商獨角獸、資本寵兒貝店,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境地?

      苗頭

      事情早有苗頭。

      2021年6月,沈夢發現貝店開始拖欠自家貨款。此前,每個月5號,貝店后臺系統會拉出上個月的賬單,商家確認賬單后即可提現貨款,但6月5號早過了,當月的賬單卻遲遲未出。

      沈夢不是沒有起疑心,她與貝店運營人員溝通,對方告訴她貝店即將上新業務,當前在調整階段!拔冶е嘈诺膽B度,決定再耐心等待兩周!鄙驂粽f。

      結果這一等就是兩個多月。

      期間所有的催款詢問,得到的回復不是“我也不清楚公司情況,但會向上級反饋”,就是沉默。另一位商家更早嗅到了危險的信號。貝店運營人員告訴他,因為新業務上線,賬期需要延長,從最初3月的10個工作日賬期,拖到30個工作日,之后他主動停止在貝店上貨,“我知道可能要出事了”。

      沈夢的公司有160多萬資金被卷進了這場危機,其中除了貨款之外,還包括5萬元的店鋪保證金;紙品日護新品牌植護涉及200多萬未提現;最多的兩家商家,被拖欠資金超過500萬元;其他更多的商家被拖欠貨款在幾十萬元之間。

      7月下旬開始,去貝店總部溝通的商家,得到的回復是8月6日打款。但貝店食言后,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上門討要說法。來到現場的商家們看到,貝貝集團一、二樓已經無人辦公,只剩三樓的少數希美(貝貝集團子公司)的員工在辦公。

      8月9日,貝店突然發布轉型公告稱:“我們將于2021年8月10日起進行業務調整,原商城業務將升級為導購業務,接入淘寶等第三方供應鏈。接下來,貝店也將接入更多全網供應鏈,并提供更多營銷工具及服務。業務過渡期間相關問題,請咨詢客服!

      此后,貝貝集團副總裁張龍珠在與商家協商時,將資金問題歸因于經營不善,表示目前無法支付拖欠貨款,申請破產是他們的選擇之一。張良倫露面時則表示在尋找新的投資方。

      商家們更關心的還是何時能要回貨款,破產是他們最不愿看到的結局,2019年淘集集的崩塌仿佛還在眼前。

      植護是2018年最早入駐貝店平臺的品牌之一。

      彼時,社交電商賽道如日中天,云集剛剛赴美上市,包括阿里巴巴、京東在內的巨頭也扎進了S2B2C的生意里,貝店當時被稱為杭州“電商四小龍”之一。

      植護創始人郭鷹與張良倫曾有過直接的合作接觸,郭鷹告訴《中國企業家》:“那時候看到我們年紀差不多,覺得他做事挺踏實的,而且貝店生意越來越好,感覺是很厲害的一個人!庇谑侵沧o與貝店開始了深度合作。

      在貝貝網的股東列表上,IDG資本、今日資本、高榕資本、北極光創投、新天域資本等知名資本赫然在列,貝貝集團成立至今獲得6輪超2億美元融資。這些知名投資機構的背書也增加了商家對貝店的信任感。

      郭鷹沒有料到,貝店會一步一步走到如今這個境地。

      疑點

      這兩個月,商家們發現了更多疑點。

      “6月,明明平臺已經無法出賬單了,小二卻還在瘋狂鼓動商家報‘618’大促活動,光是‘618’的貨款我就砸進去70多萬!鄙驂舯硎,“維權現場還有一個商家,是今年6月份才入駐平臺的,這證實當時貝店還在招商,光保證金他就交了8萬元!边@些錢如今都不見了蹤影。

      一位走訴訟途徑的商家,聲稱已經成功申請財產保全,但根據商家提供的三個貝店相關資方賬戶顯示,兩個賬戶賬上基本為零,剩下的一個賬戶只有200塊錢。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表示,即使是走法律途徑,供應商可能也無法獲得全額清償。走訴訟道路,肯定無法避免財產保全:

      一方面,財產保全過程要求提供財產保全方的財產線索,而商家所掌握的財產線索有限,并不清楚財產保全方的資產所在;

      另一方面,只能對包括貝店所屬的杭州貝佳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簡稱“貝佳”)進行財產保全,貝佳雖是貝貝集團子公司,但其公司及法人都是獨立的,即使破產清算,也不會牽連貝貝集團。商家與貝佳之間的債務以及合同糾紛,只能針對貝佳進行財產保全,無法對母公司貝貝集團進行財產保全。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志浩則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如果商家入駐的時候,貝店曾在合同內外表示?顚S,那平臺可能存在違約或合同詐騙問題。

      另一疑點在于,商家們懷疑貝店或涉及資金挪用。

      《中國企業家》曾報道,一批杭州電商,如云集、貝店、蜜芽、格家網絡等,今年以來都嗅到了新機會,不約而同地向新品牌領域發起沖擊,貝貝集團上線了新國貨高端品牌希美。就在今年3月,貝店舉辦了一場“貝店×希美2021品牌春季發布會”。

      當時,張良倫在會上宣稱“2021年貝店將All in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作為貝貝網旗下全資的創業平臺,希美在今年4月上線,定位高端路線,品類涉及化妝品、營養品、洗護日用品等品類。

      就在幾天前,貝店APP首頁及推送都發布了一則“希美×貝店重啟計劃”,8月23日起,原貝店店主可花99元直接升級為希美VIP。在商家們看來,希美和貝店,就是兩個班子,一套人馬。

      一邊是貝店的商家們焦頭爛額,另一邊,希美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一位從外地趕來的維權商家,剛下火車就在杭州站看到了希美的廣告,“這邊這么多人在討債,希美卻在如火如荼到處推廣,到處拉人!彼J為這十分滑稽。

      李旻表示,這可能涉及資金挪用問題。雖然貝店隸屬于貝貝集團,但貝佳屬于獨立的法人主體,公司的財產應當是獨立于股東的,如果網傳挪用貝店資金支持希美屬實,那么這就屬于母公司挪用獨立子公司資金,換一種說法就是股東挪用公司資金,其中可能涉及法人人格否認問題,更進一步說,有可能涉及刑事犯罪。

      不過,現實情況是,目前無任何直接證據證明資金挪用問題,商家們也無法查證具體的資金流向。

      回溯

      受益于阿里巴巴的產業外溢,以及地方政府的配套支持,近二十年來,杭州當之無愧成為電商之城。這里駐扎著全國最多的電商企業,其中不乏大量獨角獸。

      云集、貝店、環球捕手,均是創立并成長于杭州的社交電商。時間雖有先后,但三家公司創始人都與阿里巴巴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云集創始人肖尚略首次創業,做的是車載香水品牌“小也”,基于淘寶銷售,一度做到淘寶行業首位;格家網絡創始人李瀟的燕窩品牌“燕格格”,同樣以淘寶作為主陣地,銷量也曾位列行業第一;張良倫自華中科技大學研究生畢業后入職阿里,離職時已是阿里旺鋪負責人。

      2011年,張良倫開始創業,2014年,由分眾電商起家而后孵化而來的垂直母嬰電商特賣平臺貝貝網正式成立。一位前貝店員工表示,可能與張良倫的經歷有關,貝貝從工作作風到待人處事,都是一家阿里味比較重的公司。

      2015年5月,肖尚略的云集創立,率先推出分銷式社交電商的玩法。張良倫在感受到社交電商風潮山雨欲來,加之貝貝網線上流量紅利見頂,也決定嘗試“社交裂變+分銷”模式,2017年貝店應運而生,打法與云集如出一轍。

      巔峰時期的貝貝,曾以月銷2億元、估值10美億元的成績,與云集、每日優鮮、拼多多一并被稱為平臺聚集效應之下沖出重圍的“電商四小龍”。如今,另外三家均已上市,貝貝的命運卻不盡相同。

      一方面,包括阿里、京東、拼多多電商三巨頭在內,所有電商平臺都看到了流量見頂的危機;另一方面,短視頻、直播等新消費模式興起,社交電商日漸式微,生存空間不斷被擠壓,資本冷靜。張良倫也開始不斷嘗試新的風口。

      2019年上半年,貝貝集團推出了品牌特賣平臺貝倉,同年下半年又推出了電商導購平臺貝省。今年4月,新的自有電商平臺希美也正式上線。甚至連直播業務,貝貝也曾嘗試過,簡而言之,哪里有流量就到哪里。

      但貝貝集團每一次轉型,都僅以“追風口”的姿態告終。上述貝貝集團前員工表示,無論是哪個風口,貝店都沒有建起自己的護城河,2020年受疫情影響,貝貝集團再次遭遇打擊,訂單量迅速下滑,2020年3月,貝貝集團被傳出大規模裁員的消息,裁員涉及數百人。貝貝集團后來發布官方聲明表示確有此事,但僅承認裁員50人。

      壓力已經來到了垂直電商,市場大浪淘沙。

      2019年,淘集集被曝拖欠商家貨款,這家存活了僅16個月的公司最終宣告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社區生鮮電商平臺呆蘿卜、同城生活等玩家,也接連倒下。如今,貝店正在經歷“淘集集式”危機;在美股上市僅僅兩年的云集,目前股價跌到不足1美元,總市值僅為1.62億美元。

      沈夢在杭州已經待了一個禮拜了。在經歷了一輪又一輪溝通無果的失望后,她和商家們還是決定,要聚集起來,去貝貝集團總部討要說法。群里流傳的號召文案看起來略有一些悲壯:“同胞們,這是個漫長斗爭的過程,大家不要放棄,我們要要回自己的血汗錢!

      但還要等待多久,一周?一個月?最終能不能討到貨款,“沈夢”們不知道。

     。☉茉L者要求沈夢為化名)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

    資金鏈斷裂!社區電商獨角獸貝店拖欠1.6億元貨款,百余商家上門維權

    2021-08-27 14:38 來源:中國企業家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