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42cq8"><table id="42cq8"></table></td>
    <td id="42cq8"></td>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廣角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曠工到底怎么算? 企業不能自說自話

    2021年08月27日 07:33   來源:工人日報   

      閱讀提示

      近日,一名務工者遭遇了奇葩解雇——自己明明在崗工作,而且領到了工資,卻被單位以曠工多日為由解雇。更奇葩的是,在法庭上,雙方出示了完全不同的考勤記錄。

      原來,單位法人發生了變更,而務工者一直在使用原有的考勤冊。那么,務工者原有的勞動合同就不算數了嗎?考勤冊和工資表就沒用了嗎?

      經歷一裁兩審,結果均顯示,本案中用人單位解雇勞動者屬違法。法官指出,用人單位單方解除勞動合同,應當具備充分理由,且符合法律規定。

      那么,哪些情形算曠工?律師指出,一般來說,如果勞動者沒有按照用人單位規定提供勞動,沒有正當理由無故缺崗,或者沒有經過用人單位同意就不來公司,這三種情形會被認為是曠工,企業有權解除勞動合同。

      明明在崗,卻被告知曠工多日,甚至要解除勞動合同,最近,家住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石河子市的周某新遇到了“曠工解約”的疑惑,那么,員工怎樣算曠工?企業又該怎么做?周某新的這場遭遇做出了解答。

      明明在崗且領到工資,卻被告知曠工

      周某新稱自己從1991年6月進入石河子市某商貿公司工作,負責物業管理,從事水暖工工作。2008年7月,周某新與商貿公司簽訂了書面勞動合同,合同截止到2011年7月。勞動合同到期后,周某新又分兩次續簽了勞動合同,延長時間至2017年7月。同年,周某新與該公司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然而,2019年1月,商貿公司以周某新連續曠工長達15日以上、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及公司規章制度為由,解除了與周某新之間的勞動關系。

      “一般來說,如果勞動者沒有按照用人單位規定提供勞動,沒有正當理由無故缺崗,或者沒有經過用人單位同意就不來公司,這三種情形會被認為是曠工!毙陆袆趧蛹m紛律師團隊朱文凱律師說道,“而且曠工在企業看來是嚴重的違紀行為,如果員工出現嚴重曠工行為,企業是有權解除勞動合同的!

      商貿公司的說法并未得到周某新的認可,在他看來,自己明明都在崗,卻被記錄缺勤,要是真缺勤,還能按月領工資?帶著疑惑和證據,周某新在當地申請勞動仲裁,最終裁決:商貿公司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支付周某新賠償金199500元。

      兩份考勤冊,哪份才是有效證據?

      商貿公司不服,將周某新告至法庭。

      商貿公司相關負責人熊某指出,在自己所持有的考勤冊上,周某新已曠工超出15日以上,并且曠工期間均未發放工資,按照公司的內部條例,公司有權解除與周某新的勞動合同。

      而周某新卻說,在熊某所說的曠工時間內,自己一直在工作崗位上,并且按月收到工資。他提供了自己的工資表、記賬憑證、考勤表、視頻資料,表明自己提供了勞動,并領取了工資。

      這是怎么回事?原來,周某新所持有的考勤冊上不僅有自己,還有單位股東王某晨和王某芝。但熊某表示,在2015年,單位就更換了法定負責人。在熊某看來,作為股東的王某晨和王某芝并沒有擔任公司任何職位,法定負責人也已更換,他們簽訂的合同已經不算數,而且考勤冊和工資表也并不準確。

      那么,熊某的考勤冊能成為有效證據嗎?本案法官指出,這份考勤冊僅有熊某和考勤員張某的簽字確認,沒有提供單位工作人員到崗考勤簽字情況,或提供支付員工工資的憑證來側面反映其出勤情況,因此并不能證明周某新曠工,僅能證明周某新不服從管理的事實。而這一點并未達到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及公司規章制度的程度。

      單位沒有充分理由解雇勞動者屬違法

      一審法院石河子市人民法院認為,勞動合同的解除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在勞動合同履行中的重大事項,用人單位單方解除與勞動者之間的勞動合同,應當具備充分理由,且符合法律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就職工實施了其所主張的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及公司規章制度的行為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同時,還應就其對職工作出解除勞動關系的處理程序是否合法進行舉證。否則其應當承擔舉證不力的后果。

      該案中,商貿公司沒有提交充分有效的證據,因此解除與周某新勞動合同的行為,應屬于違法解除。同時,公司與周某新解除勞動關系的程序違反法律規定。庭審中,雙方提交的證人證言證實商貿公司沒有設置工會。

      一審判決,商貿公司支付周某新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199500元。商貿公司不服,上訴至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八師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報記者 吳鐸思 本報通訊員 馬安妮

    (責任編輯:孫丹)